“光之痕”系列——张志坚老海作品解读

文 寇月朋

 

35.jpg

《长寿歌》


 

 

中国画作为世界上优秀视觉艺术的一个重要门类,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与文化积淀中,存在着一个需要不断梳理、总结及提高的过程。历代中国画家创作了难以计数的杰作,这些丰富的文化积累使每一个艺术工作者沉浸其中。但是随着历史的延伸,任何文化都会面对如何提升与发展的问题。尤其是在当代,各国文化均面临着一个在大的时代背景下激烈碰撞的现状。如何在这样的历史境遇下,使中国画这一古老的艺术门类重新焕发生机,一直是作为当代艺术家应该追求的。

 

中国在晋朝时,对美术的造型特征有了理论概括,陆机说:存形莫善于画(转引自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南齐谢赫在《画品》中所说的应物象形,就是指绘画的造型。中国是从20世纪初以来才广泛使用造型艺术这一概念,还把书法、篆刻纳入它的外延中,这一点与西方不同。

 

时至今日,我们所处的是一个高度现代化、信息化的社会,新材料、新技术的不断涌现使我们目不暇接,随之而来的新思想、新观念、以及国外的各种艺术思潮的涌入对中国的传统文化艺术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在这种局面下,我们面对着一个如何认识传统造型艺术与当代中国画关系的问题时,用中国画造型艺术观念来看待这些问题时,自然而然的为我们解答了这个问题。

 

完全背离传统显然是不可取的,对西方现代艺术纯粹的模仿、简单的挪用,将使我们的艺术丧失民族个性;而对传统继承是必要的,也是必然的;中国画造型艺术观念,是建立在传统的基础之上的具有现当代造型艺术先进的思想观念。

 

志坚的作品光之痕系列很恰当的运用了中国画造型艺术观念,他所体现出的是:继承并不意味着拘泥。他认为几千年的文明史固然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多姿多彩的艺术宝库,但一味沉迷在传统的襁褓里,奉行单纯的拿来主义,不注入新鲜的血液,将会导致民族传统艺术发展的停滞,最终只能使我们的时代留下大批的古董拷贝,而无时代可言。因此在他的作品里既有传统的笔墨稳重深邃,还有当代艺术的豪气与敞亮,更有数千年北方游牧民族的历史文化、审美取向、生活追求……志坚的作品造型整体,色彩明快,语言统一,画面既简介纯朴,而又秘境遥远,读画中能清晰的感受到了画家志坚豪爽、热情的个性和深厚的生活文化积淀,更能品味出他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和他与西部高原风土人情深厚感情。

 

我认为光之痕系列作品,熟练掌握了中国画造型艺术的基本规律和基本语言,是对中国画艺术起到发扬光大的作用,也是时代所赋予的使命;更是对传统笔墨的继承的延续。张志坚的风之痕系列作品的造型观念让我们思考如何更深的体会传统本身的精神内涵,这才是我们今天值得研究和讨论的;毕竟笔墨是传统精神下的产物。
  

在这里我所要强调的是,一个好的艺术家的灵感,不单单是从自己所从事的学科里面能找到的,伟大的艺术家的作品之所以能够流芳百世,是同他厚重的文化背景、根深地固的人生哲理、感人至深的激情分不开的。志坚是这样的人,也是这样的艺术家,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光之痕系列作品还会以更新的面貌展现在我们面前。